收藏网站 企业邮箱 English
新闻中心
应用案例
全球镍生产成本未来仍有下降空间
2016-01-19    
与其他基本金属一样,镍也是以湿法冶炼和火法冶炼为主。就目前主流工艺看,火法冶炼占比相对较大,但湿法冶炼因其具有能耗低、污染小、金属回收率高等优点,目前正在逐步取代火法冶炼。镍矿的冶炼产品分类较多,产品以电解镍和镍铁为主。从国际镍业研究组织(INSG)的统计数据来看,电解镍目前占比为49%,镍铁占比为45%。
  主流镍生产工艺成本分析
  从生产工艺来看,通过硫化镍矿来冶炼镍的工艺目前处于成本曲线的底端,该工艺主要受益于伴生金属(如铜、贵金属、钴等)的成本均摊,若采用湿法冶炼成本还有进一步下移的空间。以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Norilsk Nickel)为例,其Polar地区的镍厂的镍现金生产成本目前在9000美元/吨之下,一旦其2017年冶炼厂转湿法冶炼的计划得以顺利完成,生产成本还有20%~25%的下降空间(据公司报告披露)。而通过氧化镍矿生产高镍铁或镍粉的工艺目前处于成本曲线的中部,其中利用红土镍矿炼精制镍铁的回转窑-矿热炉(RKEF)工艺技术生产高镍铁,以及高压酸性浸提(HAPL)工艺生产镍粉的现金成本相对较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项目目前甚至可以将现金成本控制在7000美元/吨附近。一些小厂如澳矿堪探商Sirius公司,其Nova-Bollinger项目的现金成本低到不足4000美元/吨。
  处于成本曲线高端的是氧化镍矿生产含镍生铁的工艺。但由于焦炭、镍矿及运费等持续走低,即便是采用高炉来生产低镍铁,其成本也较之前大幅下移,笔者估算,幅度也在20%以上(较2013年)。由此可见,尽管镍价大幅下跌导致各生产商主营业务的利润大幅缩水,但成本端的下移也使得部分低成本生产商仍可以坚持生产甚至扩产。
  目前,市场对中国及印度尼西亚的镍铁生产成本非常关注。笔者对国内不同工艺镍铁的生产成本进行计算(为了更接近平均水平,计算选用的是直购电价、运费参考连云港到盐城的铁路运价、矿石价格为到港含税价),从估算数据来看,国内镍铁的生产现金成本已经较之前大幅下移,主要归因于矿石价格、焦炭、无烟煤价格的持续下跌。对于RKEF工艺,若采用自备电计算的话,生产现金成本在54060元/吨(折合成镍金属)附近,如果是建在港口附近的一体化工厂,成本还有下移。
  全国范围来看,内蒙古的镍铁厂亏损相对严重。一方面,内蒙古的镍铁厂多采用高炉工艺;另一方面,内蒙古距港口较远,矿石运费较高。目前内蒙古坚持生产的工厂只能依靠政府补贴或电价优惠来减少亏损,同时,该地区焦炭价格相对较低,也是支撑价格的另一个因素。
  综合来看,以完全成本作为参考的话,目前中国除了南方沿海的一体化工厂之外,镍铁厂普遍处于亏损状态。
  印尼项目方面,公开资料显示,高炉工艺在印尼当地的现金成本约为1.2万~1.4万美元/吨,RKEF工艺在当地的现金成本约为7300美元~7500美元/吨,完全成本在8500美元~8800美元/吨之间,运抵中国后,总成本在9000美元~9200美元/吨,折算目前的汇率最低价格约为57420元/吨,成本优势明显。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继续维持在现有水平,而印尼盾继续兑美元贬值的话,进口的成本优势还将增加,这无疑将使国内镍生产企业的处境更为艰难。
  汇率因素
  在众多影响生产成本的因素中,目前汇率因素的影响非常明显。镍的定价以美元为基础,生产商的经营收入一般也以美元计算。由于矿山和冶炼厂所处国别的关系,在生产过程中包括设备的租赁、工人工资的支付、所耗能源的费用、税费等主要都以生产国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因此生产国货币兑美元贬值将直接降低镍的现金成本。
  从Norilsk对其运营成本的统计中可以看出,2015年上半年其运营成本同比大幅下降,主要是归因于卢布兑美元的大幅贬值。细项上看,汇率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仅此一项就将成本拉低了32.4%。因此,笔者针对不同国家货币未来两年的贬值预期,估算出了不同生产商生产项目受汇率影响的镍现金成本变动的幅度。
  受生产国货币兑美元贬值的直接影响,预计2015年与2016年海外主要镍生产项目的现金成本还将分别下移约11.4%及2.68%。其中,巴西、俄罗斯、印尼的项目现金成本下降空间较大,这主要归因于巴西雷亚尔、俄罗斯卢布、印尼盾兑美元的贬值预期较大。从具体项目上看,2016年淡水河谷的Onca Puma、PTVI,英美资源的BarroAlto,Norilsk的Polar、Kola,以及埃赫曼、住友金属在印尼的项目等受汇率影响的下移幅度或能接近10%。
  原材料与能源价格因素
  对于镍的现金成本构成而言,无论是采用何种工艺,原材料与能源价格都是成本的主要构成。
  海外镍生产商一般都有自己的矿山,通过加工自有矿山的矿石来冶炼镍,当矿石供给不足时,会适量采购第三方矿石进行生产。国内方面,金川集团、吉恩镍业、新疆新鑫矿业有自己的镍矿山,其他公司则采购矿石进行生产,尤其是国内的镍铁生产企业。一般而言,自有矿山成本优势明显。
  镍矿价格占到国内镍铁生产成本的20%及以上。进口镍矿价格的持续下跌,使得国内镍铁生产企业的成本得以不断下移。对于高镍矿而言,目前仍处于矿石与镍铁价格倒挂的格局。随着近期下游镍铁厂采购高镍矿的热情骤减,未来高镍矿价格将仍有下行空间,这将进一步从原材料上降低国内高镍铁生产商的成本。
  能源价格近年来也是下行不止。对于镍的生产而言,焦炭、煤、天然气等的价格变化对生产成本的影响较大。目前来看,海外镍生产商大多采用自备天然气发电厂提供电力,在天然气价格持续走弱的情况下,电力成本优势突出,部分生产商甚至自己生产天然气供自有电厂使用,成本相对更低。印尼的部分镍铁项目则采用火力电厂供电,其成本也有一定优势,主要是印尼的煤炭开采成本较低,例如阿内卡矿业,公司旗下也经营着煤矿。
  综合来看,Norilsk无论是从原材料,还是能源价格上都更具有成本优势,印尼的项目次之,加拿大与澳洲的项目再次之。中国国内镍生产商在这一块成本相对较高,尤其是中小镍铁厂,但国家若从电价上给予更多优惠的话,这些生产商仍然可以将成本控制在一定范围。
  其他因素
  除上述因素之外,对成本影响较大的因素还有产量、矿石品位、副产品情况、人力成本等。
  一般新投产的矿山在达产之前,成本是逐渐下移的。从这个角度说,英美资源的BarroAlto项目,淡水河谷的Onca Puma、PTVI、VNC项目,嘉能可的Koniambo项目,住友金属的Goro,埃赫曼的SLN项目,塞瑞特的Ambatovy项目等现金成本将有进一步下移空间。
  人力成本方面,面对盈利的大幅缩水,全球镍生产商都在极力控制成本,其中重要的环节就是裁员及降薪。未来人力成本将成为各家角力的“战场”之一,而海外镍生产商在这一块具有明显的优势。另外,生产国货币兑美元贬值也会造成海外镍生产商人力成本的进一步下移。
  副产品方面,硫化镍矿副产品较为丰富,一般有贵金属和钴,若是硫化铜镍矿,还能同时产出精炼铜,从而均摊部分成本。红土镍矿副产品相对较少,一般有钴与镁。虽然由于大宗商品普遍走弱,副产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但钴跌幅相对较小,因而使得海外生产商比以前更加重视对钴的回收,副产品回收量增加也有助于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
  全球原生镍生产的现金成本一降再降,海外低成本生产商现金成本普遍已经降至9000美元/吨以下。受生产国货币兑美元贬值、能源价格走低、新增产能逐步达产、成本控制等因素影响,未来海外镍生产商成本仍有进一步下降空间。从生产成本角度,未来国内镍生产商扩大“出海”规模的可能性较大,前期投资印尼的低成本项目将按期投产,甚至提前投产。

From 中国矿业网